2017年12月,监管部门相继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和《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网贷行业进入了整顿清理期。

  招股书亦显示,自2017年12月起,51信用卡停止了“砍头息”的做法。不过,其并未披露“砍头息”的做法在2017年为51信用卡贡献的收入。

  招股书披露的用户数据可以用亮丽来形容。截至2017年末公司所有应用程序注册用户8100万人,其中信用卡管家注册用户达到6200万,年复合增长率达49.8%,管理信用卡规模1.1亿张,年复合增长率达47.5%,发卡规模为210万张。

  备案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51信用卡于2016年开始拓展无卡人群后,其服务的非信用卡人群的贷款促成金额从当年的10.14亿元增至2017年的120.36亿元。

  从信用卡管理工具起家,51信用卡已成为一个互金公司,信贷业务成为营收主力。但严监管之下,仍未有网贷机构成功备案。

(责任编辑:畅帅帅)

  参照在美股上市的宜人贷、信而富,虽然这些公司也喜欢强调自身的科技基因,但鉴于P2P平台在估值方面其实更多参考了信贷的逻辑,将放贷规模、通过率、坏账率等数据视作主要的衡量标准,而弱化了互联网方面的因素。 特大轮奸案

  在监管趋于严格之后,有分析师曾经指出,消费金融将面临从“现金贷”到“场景贷”的转变。51信用卡是以管理信用卡账单这一特殊场景切入的,但从其营收结构来看,却已逐渐成为以信贷为主业的互金平台。

  实际上,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常常被当成判断企业科技属性的一个重要标志,从这个角度来看,51信用卡明显更像金融公司。数据显示,51信用卡的研发费用在过去三年虽有增长,但在总支出中的占比不断下降,这与科技公司的通常做法背道而驰。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仍未有网贷机构成功备案。在降杠杆、控风险的大背景下,如果互金公司未能及时办理备案,网上信贷撮合和投资业务被视为违规,其遭受的负面冲击不可轻视。

  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信贷撮合及服务费占总收益比例分别为18.67%、67.28%、71.73%,呈逐年上升态势,已成为主要收入来源。信用卡科技服务费和信贷介绍费占比则呈逐年减少的趋势。除此以外,逐年增长的“其他收益”主要是向借款人贷款的利息收入及来自在线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的逾期费用。

  在降杠杆、控风险的大背景下,如果监管政策进一步趋严,倘若网上信贷撮合和投资业务被视为违规,或者未能及时办理备案,51信用卡可能遭受的负面冲击不可轻视。

   3月22日,51信用卡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募集资金用于获取用户、提升技术、投资并购、补充日常运营资金等。

  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51信用卡相关人士回应称,目前公司正在缄默期,对于相关的问题暂不方便回应。

  实际上,51信用卡的业务也因为监管环境的改变受到了一定影响。由于51信用卡的若干小额短期贷款的年利率超过了36%,这一块业务在2017年12月被中止。招股书显示,此块收益占其2017年总收益的3.7%,对51信用卡不会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

  过去几年,中国线上非传统金融机构市场增长迅速,部分研究机构亦给予了乐观的预测。根据Oliver Wyman报告,预计线上非传统金融机构在中国一级投资市场的资产管理规模将由2017年的3.2万亿元增长至2021 年的10.6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4.9%,尤其P2P产品的资产管理规模将由2017 年的1.2万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4.4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8.4%。

  51 信用卡披露的股东名单也颇为引人注目。除了大量创投机构以外,上市公司新湖中宝与知名投资人王亚伟均现身其中。

  此外,招股书显示,在获客成本普遍在百元以上的互金行业内,51信用卡的人均获客成本仅为19.2元。不过,招股书亦显示,在报告期内营销费用飙升,过去三年的营销及广告费用分别为1.30亿元、1.70亿元、5.98亿元。

  招股书显示,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消费和小额贷款行业的法律法规还在不断演进,并可能会出现变动,如果网上信贷撮合和投资业务被视为违规,或者未能办理备案,那么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51信用卡方面表示不方便回应。

  在线上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方面,公司贷款类产品促成的金额,由2015年的8.15亿元增长至2016年的102.99亿元,并进一步增长至2017年的338.91亿元,增速明显。

  在信用卡科技服务方面,51信用卡管家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新信用卡发卡量分别为50万、120万、210万。另外,截至2017年底,共发出逾10万张联名信用卡,其中有6.7万张是在2017年第四季度发出。 特大轮奸案

  新湖中宝目前对51信用卡持股24.4%左右,若今年成功上市,该公司互联网金融股权投资将有望再次收获。曾经在公募基金呼风唤雨的王亚伟,在51信用卡的持股比例则为1.6%。

  根据咨询公司OliverWyman的报告显示,按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各年的月活跃用户数计算,51信用卡管家已是中国首个且最大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

  从维信金科、汇付天下到51信用卡,内地互金公司开始扎堆港交所IPO。

  继美股之后,近期大量互金公司扎堆冲刺港股IPO。其中51 信用卡与维信金科的主营业务均集中在消费金融领域。

  王亚伟现身股东名单

  信贷成营收主力

  从收入来看,信贷服务是51信用卡收入的主要来源。从2015-2017年,这块收入分别是0.16亿元、3.84亿元和16.27亿元,几乎是爆炸式增长。

  51 信用卡成立于2012年,主要拥有三大业务: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线上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 禁令下仍变相拒绝公积金贷款 刚需购房者权益如何保泗县人民政府

  招股书显示,51信用卡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收入总额依次为0.90亿元、5.71亿元、22.6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02.9%。而与之对应的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53亿元、7.44亿元,公司已实现连续两年盈利。

  招股书显示,2016年起,51信用卡开始向非信用卡人群提供贷款产品,促成金额连年增长。2017年,向非信用卡人群提供贷款占贷款金额的35.5%。有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网贷行业过去几年的发展状况显示,非信用卡人群才是为网贷机构提供利润的主力军。

  过去三年,51信用卡促成的贷款总额飞速增长。2015年的贷款总额仅为8.153亿元,2016年这一数据飙升到102.993亿元,而2017年这一数据高达338.906亿元。贷款资金的主要来源为该公司旗下线上投资产品51人品,过去三年51人品提供的资金占比分别为98.5%、85.3%以及77%。

  监管环境的改变,对于国内网贷行业的影响已经初步凸显。譬如,拍拍贷财报显示该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的净亏损为5.071亿元,而其前三季度的净利润高达15.9亿元。

  51信用卡主要通过信用卡账单管理这一特殊场景,对用户账单进行分析整理,输出相应的金融解决方案。51信用卡的各项经营数据在报告期内都有较快的增长,不过,从收入结构来看,其主业实为信贷业务,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以及信用卡科技服务对营收的贡献偏弱。

  鉴于行业监管趋严,对风险因素的论述占据了51信用卡招股书中相当篇幅。

  亚马逊改变了科技公司的估值标准。科技公司获得的估值往往要比金融公司更高。不过,对于金融科技公司的估值却没有一个权威的标准。作为金融和科技“混血儿”的金融科技公司,在试图占得两边优势的同时,亦不得不接受双重标准的考验。

  除此以外, 2017年2-11月,51信用卡发放现金贷(在招股书里以短期小额贷款为名)45.181亿元。自2017年12月起,该项业务被停止。

  在三年的报告期里,51信用卡的业务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事实上,2015年度该公司的信贷撮合100%来自于信用卡人群,2016年非信用卡人群的信贷撮合达到了9.8%,2017年该数据进一步上升到了35.5%。

  虽然信用卡科技服务费在报告期里亦翻了三倍,然而这些与信贷产生的相关收入相比则不值一提。2017年的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为1.4亿元,而总营业收入高达22.6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