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制古色古香的博客楼。

原标题:从凉粉到豆花,成都的巴适一日

比起洛带镇的人潮,燃灯古寺显得尤为安静。

缀入松茸的鸡汁豆花。它与另一道名菜开水白菜一样,代表的是川菜返璞归真的那一面。

在一年365天,有300天都见不到阳光的城市里,为了晴天而请假的人不在少数。只要一见阳光,成都周边的几个古镇一定人头攒动,大家聚在一块喝着茶打着麻将,哪怕什么也不做,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发发呆也好。

这口古井传说就是刘禅掉落玉带之处,也是洛带镇名字的由来。

油烫鹅的制作颇为复杂,从宰杀、腌制、晾挂、烟熏、卤煮到油炸,前后需要七八道工序十多个小时才能完成。最难的是香料的调配,十几种不同的作料,每一样的分量和顺序都要准确,才能制出入味又不会过咸的鹅肉。卤香、肉香和烟熏香在口腔缭绕,每一味都既醒目又不抢眼,层次十分丰富。

供销社饭店是镇上的老字号,油烫鹅颇受当地人推崇。

这是个很闲散的镇子,虽然像中国的大多数古镇一样,沿街两侧皆是商铺,但如果往巷子的深处走一走,也不是不可以见到真实的当地人生活。背着竹篓的阿婆们,挑选着小贩的蔬菜,树影深深的客家公园里,竹椅摆出了龙门阵,一旁有人正在打一套太极拳……

某家餐馆的门面,很有粤式烧腊店的风范。

14:00 燃灯寺

17:00 客家土楼博物馆

也是因为凉粉太辣,洛带古镇的另一款网红街头小食便是颇能解辣的天鹅蛋。这是一种油炸糯米团子,看起来和成都的糖油果子差不多,不同的是天鹅蛋里面有夹心。白白胖胖的丸子在加了红糖的热油里炸过,又在芝麻里滚上一轮,便被交到了吃客的手里。咬开泛着热气的硬皮,是甜糯的豆沙软心,在冷而潮湿的天气里,不仅除辣也能怯寒。

小镇上几乎每家餐馆都有油烫鹅售卖,不过最为当地人推崇的一家还得算古镇入口处的供销社饭店(洛带古镇下街33号)。这是一家老字号,从名字到环境都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气息,茶汤和米饭都自助,落座后老板娘还会贴心地问需不需要换上舒服的棉拖鞋。

在洛带古镇靠近荷花池的一侧,便是这座博客楼。此博客非彼博客,而是“博客家所长”的意思。虽说这是座新建的土楼,不过形制很是古色古香,与电影《大鱼海棠》里的土楼有几分相似之处。

成都的辣,攻击力极强,一碗洒满了海椒的凉粉,吃得人人涕泪齐流,因此取名“伤心”。但成都也是那个少不入川的温柔乡,在朝天椒和花椒油铺设的红艳艳的表象下,永远有一碗清淡到几乎无欲无求的鸡汁豆花,等着做落胃的最后一子。这种对食物浓可攻淡可守的姿态,正是蜀人最赞的巴适。

洛带古镇(www.luodaiguzhen.cn)便是本地人最爱去的几个小镇之一。小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现在的建筑则多呈现为“一街七巷”的清朝制式。明末清初时期的移民运动和“湖广填四川”的历史使来自异乡的客家人在这里生了根,洛带逐渐发展成为西部客家人最为集中的小镇,镇子里建有广东、江西、湖广、川北四大客家会馆,有“天下客家第一镇”之称。

土楼里并没有居民,而是开辟成了博物馆群,有客家博物馆、非遗博物馆、现代工艺博物馆等数个展馆,均对游客免费开放。其中客家博物馆规模颇大,以老照片、实物造景等形式展示着客家民族丰富多彩的习俗、文化和历代名人。

19:00 豆花和龙虾

在观音殿左后方,我意外发现了一口八角井。许是怕有人落井,井口被盖上了,仔细看边上的陈述,原来这便是传说中刘禅掉落玉带的八角井,这个典故,也是洛带(落带)古镇名字的由来。

近年来许多国际高端酒店都选择成都作为自己的中国西部第一站,蓉城也见证了华尔道夫、丽思卡尔顿、费尔蒙等多家奢牌酒店的入驻。不过,位于城市东南的龙泉驿区却一直是国际高星酒店的空白,直到本月初百悦希尔顿逸林酒店(龙泉驿区金桉路88号;028-61009999)的开业。

离开人潮涌动的上街和下街,沿着客家公园旁的巷子一直往上走,出了石头围起的洛带古镇,便能见到燃灯寺(洛带镇八角井街130号)。这座名字古雅的寺庙历史悠久,早在隋朝年间就已建祠,后来随着历史变迁,代有兴废。直到清代中叶时,因供奉生铁燃灯佛一尊,才更名为如今的燃灯寺。寺庙无需买票,却安静异常。一路穿过天王殿、大雄宝殿、观音殿,直到最后一进的燃灯古佛殿,都没有见到什么游人,只有三三两两的比丘尼悄声走过。在大雄宝殿一侧的碑廊里,摆放着寺庙历代重建时的石碑,字迹依稀难辨,记录着古寺的时空流淌。

10:00 凉粉与天鹅蛋

辣到逆天的伤心凉粉。资料图

走在洛带古镇的上街上,不时能看到道路两边铺面的橱窗内挂着烧味,颜色红亮诱人。这便是洛带客家人自创的美食——烟熏油烫鹅。

洛带古镇的客家土楼,里面有好几家博物馆。本文图除署名外均为Jing 图

无论是宽敞的客房面积还是瑰柏翠的浴室备品,这家新开逸林酒店的硬件都超过了我的预期。或许是毗邻汽车城的缘故,酒店也采用了一些高科技应用 天津东疆企业中铁金租成国内最大盾构机租赁企业ahighheels,比如室内远程打印功能、电子钥匙等,不过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它的餐饮。主厨选用了大量蜀人不常用的海鲜食材,以川式手法烹饪,使龙虾、石斑鱼等呈现出了麻辣难掩清甜的奇异口感。至于那道“吃鸡不见鸡”的成都名菜鸡汁豆花,厨师在高汤中又加入了松茸调鲜,颇有画龙点睛之意。餐后到酒店自设的兼六园茶室摆上龙门阵,饮一杯当地人最喜欢的盖碗花茶,正是一种再巴适不过的成都式消食大法。

走在街上的行人不分本地外地,基本人手一碗伤心凉粉。这凉粉以纯豌豆粉制作,闻起来奇香,尝起来奇辣,就算不辨滋味吃个囫囵,三口之内也能逼下眼泪来。关于它的得名原因,说法不一,有人说是因为当年客居于此的客家人过于思念故乡,边做粉边流泪,所以得名,也有人说是因为凉粉太辣每吃必哭,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这人有什么伤心事呢。

12:00 烟熏油烫鹅

金色基调的房间感觉宽敞温暖。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