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不会向我走来,我必须自己走向胜利。”肩负历史重任,面对现实考验,每一名指挥员都要把带兵打仗、领兵打仗当作崇高使命、最高追求,全力以赴为之,殚精竭虑思之,激流勇进成之,才能在未来战场上展示战将风采、树起胜战大旗。

“对未来打什么仗、怎么打仗真正搞明白了吗?”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战争。过去打过什么仗,未来要打什么仗,在哪里打,对手是谁……对这些问题,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懂了的就努力创造条件去做,不懂的就抓紧学习研究弄懂。一定要往战争前沿看、往发展趋势看、往新的作战理念看,切实把现代战争制胜机理搞清楚,把我军将来要打的仗弄明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如果战争现在打响,准备好了吗?”言武备者,练为最要。战场决不会宽恕训练差劲的军队。英勇善战的部队是练出来的,血性十足的官兵是训出来的。进一步立起备战打仗的鲜明导向,坚持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对训练落实不力的要“有个说法”,而且要有个严厉的说法,坚决纠正“危不施训、险不练兵”现象,使官兵真正从训练中学会打仗、从训练场走向战场。

台研制新型8轮装甲车,或成蔡英文“逃生专用车刘若英和谁结婚了 胜战之问拷问全军,胜战之路指引征程。习主席曾经提出的“三个能不能”,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这些年,三军统帅夙兴夜寐,亲力亲为;领航强军,步履坚定。这些年,全军官兵使命在肩,砺兵砺胆;真打实备,淬炼成钢。这些年,人民军队变革重塑,脱胎换骨;浴火重生,砥砺前行。

“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时,能否挂帅出征、决胜疆场?”存亡之道,命在于将。军队能打仗、打胜仗,指挥是一个决定性因素。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当了将军就要准备带兵打仗、精忠报国,不能光想着守摊子、光宗耀祖,否则战争一来,就会付出血的代价、很快被淘汰。当好备战打仗的带头人,真想打仗的事情,真谋打仗的问题,真抓打仗的准备,身上的千钧重担才能稳稳挑起,身后的千军万马才能势如破竹。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问号是胜战的铁砧。每一次叩问都是一次精神的洗礼、理念的蜕变,每一次追问都是一次作风的涤荡、能力的重塑。郑重作答,拉直问号,是对强军重任的庄严承诺,是对使命担当的潜志笃行。

“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在行吗?”军人的专业是打仗,主业也是打仗。穿上军装,就要立足当兵打仗、带兵打仗、任期内打仗,争当“军事家”“打仗通”。坚持刀口向内,拿出自我革命的勇气来,自觉来一场军事上的大学习、大提高,“以临战状态”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真正做到懂打仗、善谋略、会指挥,既有履职尽责的宽肩膀,也有率兵打仗的真本领。

“几十年没打仗了,有没有患上‘和平病’?”军不思战,国之大难。思想的锈蚀比枪炮的锈蚀更致命。一支军队的衰败,往往是从滋生和平积习开始的。忘战必危,怠战必败。从将军到士兵都要对和平积习来一次大检讨、大清查,来一个大起底、大扫除,切实把战斗队思想立起来,把战斗力标准落下去,时刻紧绷打仗这根弦,时刻肩扛打赢这座山,时刻等待出征这道令。

(作者单位:军委联合参谋部)

原标题:以使命追问惕厉打仗担当

如今,国防和军队建设进入了新时代。面对新的使命任务、新的战略擘画、新的目标要求,每名官兵都要自觉再来一次触及灵魂的使命追问,尤其是关乎“疆场之安危,三军之死生”的各级指挥员,更须带头作出铿锵回答。

“怎样让‘能打仗、打胜仗’的干部脱颖而出?”君子听鼓鼙之声,而思将帅之臣。用什么人、不用什么人,关系战斗力建设,关系战争胜负。这也是指挥员的重要职责。“不能打仗、只想在军队混个一官半职、谋取待遇的人,不仅不能提拔,而且要批评教育。”习主席的谆谆告诫惕厉我们:任何时候都要坚持用好打仗这个选将刻度,真正让想打仗、懂打仗、能打仗的将士脱颖而出、委以重任。